河北11选5 > 海参崴旅途 >

在海参崴看排队

  排队这个词就像我自己身上的一个器官一样一直在我的体内工作着,其实它可能更像一根思考的神经。

  在我的青少年时期,排队几乎成了人们生活中的标配,一些地方甚至达到了顶配。所谓标配是说你像买豆腐、挑水、买秋季的大白菜、早晨上公厕等等,所谓顶配是说你像出门需要的火车票,还有一些生活中所需的紧俏商品。标配的排队是说你天天都要面对,而顶配是说只是到了年节或者是特殊需要的时候。

  我记得那个时期标配的排队还算好,人们的秩序基本上还算是文明,不过排队中还是会有许多说不上叫什么的种种现象发生。比如说晨起上公厕排队,你也不可能早一点起来排队,所以一到吃饭前的那段时间,人就很多。有时候,有的人说自己憋不住就往前加号,后面的人也急,所以就打了起来,弄得上一次厕所还能打一仗。再说排队买菜,有的人为了达到自己能够快点买到菜的目的,就组织几个人硬挤排队的人,等队伍被挤乱了,他们就趁机上前。买电影票,还会经常遇到几个人抬着一个人直接就扔进窗口前,把整个排队的秩序打乱的现象。总之一句话,那时咱中国人的排队是挤挤插插,尤其是排到自己但买的物品却没有了,那肯定是一阵阵国骂,甚至是纠缠不休。

  我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去了一趟海参崴。第一次出国,也正赶上俄罗斯国家转型时期,卢布贬值。当时我用1000元人民币就换了一万元卢布,还很骄傲地说,咱在国内没成为万元户,我在俄罗斯终于成了一个万元户。除了感受风土人情,很多时候都在购物。在海参崴购物我也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俄罗斯人是怎样排队购物的。

  一次在一家很普通的副食商店,一群普通的俄罗斯平民,他们在排队买列巴(一种颗粒很粗、形体很大的面包)。我站在旁边观察。只见他们排队人的表情看不到急迫和焦虑,而且排队人之间的距离还可以走过一个人。另外,排队人很安静,有的手里还拿着报纸或者是杂志在阅读。几十个人的排队队伍渐次消失了,没想到的是,到了倒数第四个人时,列巴售罄了。可是令我吃惊地看到,售货员点头道歉,而排了很长时间队的那个人和他身后的几个人,虽然心里很失望,很可能要忍饥挨饿,可他们并没有发火,之后就很平静地离开了。

  我看着那几个人离去的背影,心中很有感慨,当时还以为这几个人一定是非常文明的人。等我再去过几家卖场,也同样碰到差不多一样的情景。于是,我知道那是他们的一种习惯和常态。有报道说,亚洲的一个国家,在一次地震过后,等待救援的人们依旧会整齐划一地坐着等待政府的救援。这些表现的背后,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思考他们根植于内心的那种非常稳定的秩序信念。

  我一直在想,人们在生活之中为何要排队?很可能是资源紧张,可我们现在的物资还不丰富吗?很可能是文明程度还不够,咱们新中国成立都多少年了,很多人连常识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好。有人曾讽刺地说,很多国人就连乘坐飞机都要挤、都要抢。

  很多国人不喜欢排队,也不习惯排队,更不懂得排队。其实说到底还是人性的某种粗糙,他们没有把排队当成是公平和文明的一个符号和常识,很多时候没有把常识问题当成是天是地来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