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11选5 > 莫斯科之旅 >

博君一笑:阿布王朝简史【BY 蓝军球迷 马柯】

  阿布王朝肇始,高祖即位,改元“补锅”,意为“弥补天下”之意,高祖初年,我大布王朝借罗刹财富东来之机,一时国势突起、国库充盈,始为泰西诸国所忌 惮,高祖雄心万丈,立志匡扶天下,整肃内政、招兵买马,从西洋诸邦招来大将贝隆、克雷斯波、穆图等人,兵强马壮,隐隐有并吞英伦之势,补锅三年,高祖引兵 征讨蛮联、暗笋拿、丽吾蒲三强夷,奈何寡不敌众,虽有斯坦福桥击溃丽吾蒲之大捷,但夷势甚强,蛮联有高地大可汗弗格森坐镇,更是屡次犯边,耀武扬威,我朝 不可捋其锋也,高祖数次率兵亲征高地可汗老巢捞忒喇浮得,皆被红夷击退,反屡次陷入包围,幸得我朝富甲天下,暗输金帛,乃得逃出,高祖郁结在胸,屡次吐 血,龙体每况愈下。

  补锅四年,穆亲王与德亲王夺嫡之争愈演愈烈,穆亲王于“盖尔森之变”中亲手射中德亲王三箭,继而入宫面见高祖,数月后,高祖退位,穆亲王登基。

  史家曰:高祖在位四年,无丰功伟绩,然奠定国朝盛世基础,亦不可抹杀,且高祖慧眼识珠,提拔兰帕德、特里、罗本等忠臣良将,足为后世感佩。

  穆亲王即位,改元“铁血”,一改我大布王朝往日委屈求全,输岁币以夷求和之姿态,厉兵秣马,四处出击,铁血元年,武帝自海西黑酋邦引来大将德罗巴、埃辛等 数人,此二人肤色铁黑,形状骇人,但力大无穷,英勇过人,马上有万夫不当之勇,时高地大可汗弗格森窥得国朝有变,以为有可乘之机,前来进犯,武帝领军亲 征,埃辛独骑过桥,逡巡红夷阵前,夷兵未见此猛将,皆不敢出阵,高地大可汗一声令下,阵中骁将斯科尔斯、内维尔冲出阵前,被埃辛斩于马下,趁夷兵慌乱之 际,“小杨坤”乔科尔弯弓搭箭,一箭射下弗格森中军帐旗,红夷兵大乱,武帝趁势掩杀过去,高地大可汗仓皇逃回老巢,捷报传回,普天同庆,时翰林院编史馆诸 公皆云:“今上万世不出之英主也。”

  铁血元年、二年,武帝派兰帕德、德罗巴四次出击,扫荡英伦,蛮联、暗笋拿、丽吾蒲三夷被迫北遁,其余小蛮夷酋邦皆望风咸服,我朝一统英伦,国势之盛,达于 顶峰。

  然武帝并不满足,欧罗巴混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才是他的所望,武帝亲率大军三南下,南征德意志、西班牙诸国皆得胜,泰西诸国望风披靡,然小红夷丽吾蒲数次 背后偷袭,断大军粮路,武帝不得不回师,乃至外战一再耽搁。

  武帝穷兵黩武,耗费无数,国库见底,好在左丞相肯扬精于算计,好歹维持住天朝颜面,但武帝后期重用奸臣阿内森,庸将舍甫琴科,已埋下祸根。

  铁血四年,小小蛮夷罗森博格悍然偷袭皇城,武帝亲临督战,偶感风寒,一病不起暴崩于军帐中,武帝无子,无遗诏。肯扬等人拥戴高祖仅存之子格亲王登基,我 朝国势遂颓。

  史家曰:武帝南征北战、戎马一生,死于军中也算得其所,然穷兵黩武,耗损海内银钱近半,精壮男子死伤无数,呜呼,我朝之颓势自武帝始也。

  格亲王面容丑陋,功绩浅薄,素传头脑迟钝,为朝野所不喜,其能登基,纯粹因为帝无后,高祖其余子死散,有资格承继大统者唯他而已。

  然格亲王素有大志,面对朝野对他的轻蔑,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励精图治,超越先帝。他甫一登基,改元“执照”,意为秉执先帝遗愿之意。

  哀帝初临政,显示出惊人的执政力,他听从肯扬建议,全盘保留先帝政策,小心谨慎、步步为营,西洋诸国听闻武帝驾崩,皆长舒一口气,以为从此平安,对哀帝 不免小视。而英伦三夷也蠢蠢欲动,意欲东山再起。

  执照二年,哀帝出其不意南征欧罗巴,竟然直捣黄龙,尤其率军痛击丽吾蒲,大快人心。南洋诸邦不料武帝之后,仍有后人,纷纷献城投降。哀帝一时间春风得意, 隐隐有完成先帝遗愿之气势,此时高地大可汗又率军杀出,在鞑靼莫斯科平原两军决战,大战三百回合,天昏地暗,难分高下,不料大将特里忽然染疾退出,红夷军 趁势占据上风,哀帝不得已,率军撤退,丧失了占领欧洲之巅的最佳良机。编史馆经过激烈争论,才没有把特里列入《佞臣传》。

  莫斯科之败,对哀帝打击巨大,罗刹地严寒,哀帝体弱,行军途中已感染痢疾,回师后上吐下泻,登基不到一年以后即暴卒。

  史家曰:哀帝属过渡性人物,本不予太多置评,但南征欧罗巴实在光彩耀眼,是哀帝留在

  武帝,哀帝均无后,此时高祖旁系之孙思郡王颇有贤名,曾率桑巴军在东瀛称雄,为群臣拥戴登基,改元“桑巴”。

  平帝登基后,自命不凡,被群臣贺表冲昏头脑,把前朝政策体制统统推倒重来,意欲建立“桑巴社会”,史称“桑巴变法”。

  变法之初,颇见成效,平帝及其近侍德科等人更是沾沾自喜,但此时三朝元老肯杨日渐老迈,奸臣阿内森、昏将舍甫琴科继续作乱,朝野形势日渐混沌,平帝却贪恋 后宫,浑然不觉。

  由于平帝任用奸人,不顾国情,推行超前政策,变法逐渐走向反面,直接导致军心不稳,民心大乱,加之平帝任选奸佞,竟然用十二道金牌罢黜德罗巴兵权,将其 打入大牢,反而重用德科等无能亲信,兰帕德、特里等人虽勉励支撑,终究力挽狂澜。被英伦三夷数次攻破京城,焚烧一空,为我大布王朝之国耻。

  京城沦陷,标志着“桑巴变法”的失败,也标志着朝野对平帝的忍耐达到极限,桑巴二年,飞熊将军巴拉克与德罗巴、左柱石切赫密谋,发动宫变,率兵冲入皇 宫,赐给平帝三尺白绫,平帝临死前,发出惨痛遗言:“早知如此,当初就该老老实实在桑巴大陆屯俺的田阿~~”

  平帝被诛,但国势积重难返,老臣克拉克等人见国事难为,纷纷告退归田,朝廷之上,似有一层阴云密布。

  平帝子孙自然无权接位,肯杨又不得不从高祖旁系中择人,此时忽有一人奏道:“何不延请武帝庶子、罗刹国国王熙郡王?”肯杨一看,乃久不发话的四朝元老巴 克,熙郡王在民间颇有声望,但他系武帝与罗刹公主所生,并非我朝正统,且目前坐在罗刹国国王宝座上,未必啃远涉重洋,前来继姚。

  翰林院诸公道:“听闻泰西诸国,也有一人兼任几国君主的事情,目前事已至此,我天朝不必拘泥祖宗遗训,权变才是出路。”

  熙郡王本不肯来,考虑再三,毕竟与国朝有血脉亲情,于是戴着罗刹国的王冠,前来继位。

  熙郡王登基,改元“回归”,意欲继承武帝传统,重整雄风,是为文帝,重新启用大将德罗巴,马卢达,止住下滑之势,打退英伦三夷数次进攻,此外还派老将阿 内尔卡直捣暗笋拿老巢酋长大营,吓得温格酋长率部北逃。

  文帝在位,最为显著一事,乃是和西洋巨酋霸萨之战,这霸萨坐拥无数勇将,号称欧罗巴第一强国,实力超过我朝,但文帝运筹帷幄,我朝军力虽弱,但仍撑住不 胜不败之局,勇将艾辛一记惊天远射,已将对方阵脚大乱,正在即将崩溃之际,对方忽然杀出一员白袍小将,身材最小,但气势凛然,叱道:“吾乃西亚伊涅斯 塔,何人敢造次?”突入我军,如入无人之境,我军反而大乱,文帝一声长叹,不得不鸣金收兵,退回京师,此次西征也是黯然收场。

  文帝在位不过两年,思乡心切,坚辞群臣挽留,东归罗刹,然临行前,还送来一员罗刹猛将,为我朝贡献之大,可窥一斑。

  史家曰:文帝稳定大局,拨乱反正,俗语云:结束两年动乱,开启改革大门,文帝做为改革家,居功至伟。

  阿布王朝肇始,高祖即位,改元“补锅”,意为“弥补天下”之意,高祖初年,我大布王朝借罗刹财富东来之机,一时国势突起、国库充盈,始为泰西诸国所忌 惮,高祖雄心万丈,立志匡扶天下,整肃内政、招兵买马,从西洋诸邦招来大将贝隆、克雷斯波、穆图等人,兵强马壮,隐隐有并吞英伦之势,补锅三年,高祖引兵 征讨蛮联、暗笋拿、丽吾蒲三强夷,奈何寡不敌众,虽有斯坦福桥击溃丽吾蒲之大捷,但夷势甚强,蛮联有高地大可汗弗格森坐镇,更是屡次犯边,耀武扬威,我朝 不可捋其锋也,高祖数次率兵亲征高地可汗老巢捞忒喇浮得,皆被红夷击退,反屡次陷入包围,幸得我朝富甲天下,暗输金帛,乃得逃出,高祖郁结在胸,屡次吐 血,龙体每况愈下。

  补锅四年,穆亲王与德亲王夺嫡之争愈演愈烈,穆亲王于“盖尔森之变”中亲手射中德亲王三箭,继而入宫面见高祖,数月后,高祖退位,穆亲王登基。

  史家曰:高祖在位四年,无丰功伟绩,然奠定国朝盛世基础,亦不可抹杀,且高祖慧眼识珠,提拔兰帕德、特里、罗本等忠臣良将,足为后世感佩。

  格亲王面容丑陋,功绩浅薄,素传头脑迟钝,为朝野所不喜,其能登基,纯粹因为帝无后,高祖其余子死散,有资格承继大统者唯他而已。

  然格亲王素有大志,面对朝野对他的轻蔑,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励精图治,超越先帝。他甫一登基,改元“执照”,意为秉执先帝遗愿之意。

  哀帝初临政,显示出惊人的执政力,他听从肯扬建议,全盘保留先帝政策,小心谨慎、步步为营,西洋诸国听闻武帝驾崩,皆长舒一口气,以为从此平安,对哀帝 不免小视。而英伦三夷也蠢蠢欲动,意欲东山再起。

  此时红夷蛮联完成更新换代,高地大可汗弗格森卷土重来,哀帝数次亲征,然一则武帝消耗国力太巨,二则哀帝能力终究不逮,未能遏制红夷蛮联重归英伦,此时红 夷招募鲁尼,克罗等虎将,实力大增,我朝已渐渐不是其对手。

  执照二年,哀帝出其不意南征欧罗巴,竟然直捣黄龙,尤其率军痛击丽吾蒲,大快人心。南洋诸邦不料武帝之后,仍有后人,纷纷献城投降。哀帝一时间春风得意, 隐隐有完成先帝遗愿之气势,此时高地大可汗又率军杀出,在鞑靼莫斯科平原两军决战,大战三百回合,天昏地暗,难分高下,不料大将特里忽然染疾退出,红夷军 趁势占据上风,哀帝不得已,率军撤退,丧失了占领欧洲之巅的最佳良机。编史馆经过激烈争论,才没有把特里列入《佞臣传》。

  莫斯科之败,对哀帝打击巨大,罗刹地严寒,哀帝体弱,行军途中已感染痢疾,回师后上吐下泻,登基不到一年以后即暴卒。

  史家曰:哀帝属过渡性人物,本不予太多置评,但南征欧罗巴实在光彩耀眼,是哀帝留在

  武帝,哀帝均无后,此时高祖旁系之孙思郡王颇有贤名,曾率桑巴军在东瀛称雄,为群臣拥戴登基,改元“桑巴”。

  平帝登基后,自命不凡,被群臣贺表冲昏头脑,把前朝政策体制统统推倒重来,意欲建立“桑巴社会”,史称“桑巴变法”。

  变法之初,颇见成效,平帝及其近侍德科等人更是沾沾自喜,但此时三朝元老肯杨日渐老迈,奸臣阿内森、昏将舍甫琴科继续作乱,朝野形势日渐混沌,平帝却贪恋 后宫,浑然不觉。

  由于平帝任用奸人,不顾国情,推行超前政策,变法逐渐走向反面,直接导致军心不稳,民心大乱,加之平帝任选奸佞,竟然用十二道金牌罢黜德罗巴兵权,将其 打入大牢,反而重用德科等无能亲信,兰帕德、特里等人虽勉励支撑,终究力挽狂澜。被英伦三夷数次攻破京城,焚烧一空,为我大布王朝之国耻。

  京城沦陷,标志着“桑巴变法”的失败,也标志着朝野对平帝的忍耐达到极限,桑巴二年,飞熊将军巴拉克与德罗巴、左柱石切赫密谋,发动宫变,率兵冲入皇 宫,赐给平帝三尺白绫,平帝临死前,发出惨痛遗言:“早知如此,当初就该老老实实在桑巴大陆屯俺的田阿~~”

  平帝被诛,但国势积重难返,老臣克拉克等人见国事难为,纷纷告退归田,朝廷之上,似有一层阴云密布。

  平帝子孙自然无权接位,肯杨又不得不从高祖旁系中择人,此时忽有一人奏道:“何不延请武帝庶子、罗刹国国王熙郡王?”肯杨一看,乃久不发话的四朝元老巴 克,熙郡王在民间颇有声望,但他系武帝与罗刹公主所生,并非我朝正统,且目前坐在罗刹国国王宝座上,未必啃远涉重洋,前来继姚。

  翰林院诸公道:“听闻泰西诸国,也有一人兼任几国君主的事情,目前事已至此,我天朝不必拘泥祖宗遗训,权变才是出路。”

  熙郡王本不肯来,考虑再三,毕竟与国朝有血脉亲情,于是戴着罗刹国的王冠,前来继位。

  熙郡王登基,改元“回归”,意欲继承武帝传统,重整雄风,是为文帝,重新启用大将德罗巴,马卢达,止住下滑之势,打退英伦三夷数次进攻,此外还派老将阿 内尔卡直捣暗笋拿老巢酋长大营,吓得温格酋长率部北逃。

  文帝在位,最为显著一事,乃是和西洋巨酋霸萨之战,这霸萨坐拥无数勇将,号称欧罗巴第一强国,实力超过我朝,但文帝运筹帷幄,我朝军力虽弱,但仍撑住不 胜不败之局,勇将艾辛一记惊天远射,已将对方阵脚大乱,正在即将崩溃之际,对方忽然杀出一员白袍小将,身材最小,但气势凛然,叱道:“吾乃西亚伊涅斯 塔,何人敢造次?”突入我军,如入无人之境,我军反而大乱,文帝一声长叹,不得不鸣金收兵,退回京师,此次西征也是黯然收场。

  文帝在位不过两年,思乡心切,坚辞群臣挽留,东归罗刹,然临行前,还送来一员罗刹猛将,为我朝贡献之大,可窥一斑。

  史家曰:文帝稳定大局,拨乱反正,俗语云:结束两年动乱,开启改革大门,文帝做为改革家,居功至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