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11选5 > 莫斯科之旅 >

前线|莫斯科红场最大演播室只属于央视和网红小姐姐

  世界杯开打之后,中国数以亿计的观众通过央视收看到免费的世界杯节目,此间央视位于莫斯科红场的前方演播室也因其景观独好为球迷朋友津津乐道。

  央视前方演播室位于莫斯科红场一角,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著名的瓦西里大教堂,每日驻足红场的各国球迷也尽收眼底……

  事实上,作为莫斯科最为人熟知的景点,世界杯期间红场吸引了全球各大电视媒体齐聚于此,演播室总计就达到12个之多,央视同行也笑言:

  这次总共12个演播室被装进了几个临时搭建的建筑,其中10个小型演播室由国际足联官方所有,租赁给各大媒体,此外,美联社和其他电视台联合租赁了一个大型演播室,剩下一个就属于央视。

  值得一提的,分为上下两层、总计约200平米的央视演播室在所有演播室中面积最大,同时,也是唯一由单个媒体独立搭建的演播室。

  按照央视前方导演胡江波的介绍,为了保障国内观众能够有最好的收视体验,早在5月底央视团队就已经进驻莫斯科,着手前方演播室的搭建。

  央视前方演播室团队总计21人,10人为技术人员,11人为节目组人员,他们将承担在前方的所有转播和节目制作工作,每天从早上六点开始一直忙碌到晚上11点半,非常辛苦。

  90后女主播杨茗茗介绍了央视演播室的概况。她在世界杯开幕不久后就因为其甜美清新的主持风格吸粉无数。

  在央视的前方团队中,90后女主播杨茗茗恐怕得算一位新人,但却在世界杯开幕不久后就因为其甜美清新的主持风格吸粉无数,网路上叫着“被甜到”的大有其人,记者同事中也有人表白:我恋爱了。

  此番走访央视演播室,我们也与杨茗茗相遇,在忙碌的工作中,杨茗茗抽空为我们介绍了央视演播室的概况以及自己日常的工作安排,言语间你能清楚感受到这位年轻人在工作中获得的满足感。

  事实上,4年前的巴西世界杯杨茗茗就已经参与到报道工作中,“当时是在《豪门盛宴》里‘打过酱油’。”

  如今走在莫斯科的街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球迷把她认出来,和她打招呼,以当下时髦的说法,杨茗茗已经成为了一名“网红”。

  但她对这个称谓并不认同,“我不是什么‘网红’主播,只不过是央视的平台给了我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很多长年奋战在一线的同事更值得敬佩。”

  结束了央视的“走马观花”,我们又遇到了在俄罗斯的最大难题——说话和去哪儿。

  出发前,我们其实就知道俄罗斯人英语不流利,但有多蹩脚乃至会对你的工作和生活带来多少影响,只有踏上俄罗斯的土地才能真正体会:

  大多数俄罗斯人压根不懂英语,想采访一下赢球后狂欢的俄罗斯球迷,看到的只有一脸懵圈的表情,无奈之下只能假装与君同乐,“Russia!Russia!”

  还有一位更绝,笔者照例“Russia”开路,很明显又懂了,扯起举着的俄罗斯三色国旗,指着白色兴奋地告诉你“white”,指到蓝色欲言又止,哎呀,不知道怎么说了,只能跳过,红色,继续语塞……

  来到莫斯科一周,我们和世界各地球迷谈笑风生,但与当地人基本处在零交流的层面,因为你十有八九得碰壁。

  通常你们的谈话还没开始就结束了。“Can you speak english?”“No!”从球场外站岗的宪兵到红场上婀娜的小姐姐,几乎无一例外。

  叫个Uber同样不能幸免,手机地图显示车已到位,拨通电话,“Where are you?”对方一阵叽里呱啦,好吧,他没懂,我也不可能懂。做个服务性行业,也不学个英语口语300句。

  类似的事情一桩又一桩,大家都知道外国人喜欢借烟抽,在俄罗斯的这几天,上前索要香烟的近10人,不分男女,能说出英文“cigarette”的寥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