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11选5 > 莫斯科之旅 >

成本高压力大 俄企业纷纷迁至中小城市

  在西方企业纷纷在中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发展中国家成立分公司和开设售后服务中心的时候,俄罗斯的情况却背道而驰,许多公司都将办公地点从中心城市转移至地方。不久之后,莫斯科近四分之一的白领都将离开首都,前往俄罗斯其他城市寻找更有前途的工作。

  曾几何时,“距离莫斯科越近越好”成为俄罗斯白领阶层求职的金科玉律。招聘网站Superjob.ru 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2006年时,只有15%的莫斯科人愿意去其他城市工作,然而在2012年5月,在个人简历中注明愿意前往其他地点工作的中上层管理人员比例达到24%。管理层的流动性正在逐年稳步增长。俄罗斯国民经济与公共服务研究院(Russian Academy of the National Economy and State Service)房地产经济学系、分析和咨询中心负责人叶莲娜·契尔年科(Yelena Chernenko)表示,工业企业退出莫斯科的过程很久之前就已开始,拉近管理层与一线生产经营部门的距离是合理的。

  如今,即使在早9:00的上班高峰期,来自莫斯科的塔季扬娜·格拉迪舍娃(Tatyana Gladysheva)也能在五分钟之内就到达公司。她享受如此惬意生活的原因不言自明:工作地点不在首都。2009年,塔季扬娜同自己的公司布尔什维克糖果厂从莫斯科迁到弗拉基米尔地区。现在,他们可以以小时来衡量在外省生活的便利和高效了。包括生产部门和管理人员在内的整个糖果厂迁出了首都,而塔季扬娜具有专业技能,完全可以留在莫斯科找到另一份工作,但她还是选择了离开。她说:“我不后悔!当然,公司领导层也在帮我,他们不仅为我提供了另一个有趣的职位,还为我提供了住房和回莫斯科探亲的差旅费,但一开始我仍很紧张,只打算工作一年就走。后来事情的进展变得越来越有趣,工厂不断发展,我们推出了新产品,大家都有所收获。”

  如今,在莫斯科以外的地方生活的想法越来越被人们接受。随着首都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情况的恶化,入托、看病和入学等越来越难,而在地方,这些问题都可以轻易解决。

  以彼得为例,他在莫斯科出生、成长、读书,毕业后在西伯利亚石化公司(Sibur Neftekhim)驻莫斯科服务中心已工作有几年的时间,但目前他正在认真考虑去地方分公司工作的事情。彼得说:“公司在托博尔斯克市成立新项目,需要人手,而人员招聘正是我负责的范围,我想去那里工作。如果去那里,首先工资不会降低,反而更高,托博尔斯克市物价水平比较适中,我还可能存钱。其次,公司还会为我提供私人住宅。我认为,这样的选择很完美。”当然,彼得也给自己留有后路,他只与公司签了两年工作合同。在托博尔斯克工作两年之后,还可以回到莫斯科。

  还需要注意的是,当企业从首都地区迁到地方时,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

  塔季扬娜·格拉迪舍娃强调说:“我还记得2009年刚来这里时候的样子,沙坑里没有孩子在玩耍,街上人也很少。如今,我觉得这座城市像是复活了,街上时常能看到推着婴儿车的母亲。现在就业机会很多,人们不用再频繁换工作,有了新的职业发展前景,通讯和道路设施也得到了改善。”

  尽管企业文化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但还是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习惯,因为莫斯科几乎所有的大中型企业都在向地方迁移。仅在人口刚刚超过40万的特维尔市,就有14家莫斯科企业在这里开设了客服中心,每家需招聘的员工都超过1000人。社会政策独立研究所区域研究计划负责人娜塔莉亚·祖巴列维奇(Natalya Zubarevich)说:“这是企业将业务转移至地方最普遍的类型之一。很显然,地方的劳动力成本和写字楼租金都比莫斯科便宜,所以越来越多企业采取这种方法,结果就成为,企业的客服中心设在特维尔,而离岸业务则在下诺夫哥罗德市或沃罗涅日市开展。”

  叶莲娜·契尔年科对此解释说:“企业在迁出莫斯科的过程中受益。管理层贴近生产部门将改善工作效果,更了解被管理的对象。企业只需要在莫斯科保留一间展厅方便客户观看样品就够了。除此之外,企业还可以参与相关行业的展览。”

  应该提到的是,远离市区的另一大魅力之所在就是能够更容易解决住房问题。百隆厨具公司工作人员奥克萨娜·罗格娃说:“当公司设在莫斯科时,很多主管和经理都得租房子。2007年后,我们迁到了莫斯科郊区,他们就可以买自己的住宅了。”

  员工的物质和非物质需求相结合自然会增加企业的成本,但专家确信,对于大型控股公司来说,投资在公司内部管理人员的流动性上将会带来更大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