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11选5 > 莫斯科之旅 >

俄罗斯印象

  来到向往已久的俄罗斯,许多朋友都说我们有福气。因为持续一个多月的高温、森林大火、浓烟,在我们到达的前一天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20多度的气温、晴朗的天空,让我们的俄罗斯之行有了更多的浪漫与潇洒、温情与遐想。

  从小我们就是在俄罗斯的故事与名著中长大,虽说没来过俄罗斯,但对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很熟悉。红场、克里姆林宫、圣彼得堡等等耳熟能详的地名,都对我们有着极大的诱惑力,而最让我们难忘的则是下面几个小插曲。

  在俄罗斯南部城市索契的最后一天,中午吃过饭后,看看时间还早,陪同我们的俄塔社人员把我们带到通向红色林中草地路旁的一处休闲地。这里是俄罗斯人日常休息游玩的地方,一条大河旁的小树林里,修建有聚餐的小亭子,有专门用于烧烤的设施,清静而幽雅。

  正当我们专注于山水风情时,一位中年俄罗斯男人来到我们身边,主动与我们打起了招呼。他叫艾迪克,是从远东到索契为一位朋友过30岁生日的。一同来的还有其他四位好朋友和家人。艾迪克说,他和家人坐了三天火车才到达这里,看到我们像中国人,主动前来打个招呼。

  正说着,一位光着膀子的年轻人端来了他们烤好的肉和菜,还有酒,非要让我们品尝品尝。原来这位就是今天的寿星佬,他叫古色特夫,这些朋友从俄罗斯的不同地方,全家来为他祝贺生日,他很高兴,一定要我们分享他的快乐。盛情难却,我们端起酒杯,共祝他生日快乐,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当我们找到一件小礼物送给他时,他和他的朋友们更是高兴地乐开了花,欢呼声响彻小山谷。

  在俄罗斯的许多地方,俄罗斯人民对中国人民是十分友好的。在莫斯科、在圣彼得堡、在索契,许多街头的俄罗斯人看到中国人总是竖起大拇指,用生硬的汉语连声说道:“好,好。”就连我们的小翻译也是钟情于中国的历史与文化。当我们刚刚踏上莫斯科土地时,正好是黄昏时分,高高的白桦林与广阔的田野,在夕阳的照耀下十分清丽,当我问:“这是什么地方?”时,小翻译自然地说:“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知道,中国人对这首歌很熟悉——就是唱的这里。”

  没离开北京时,朋友就告诉我们一定要去去新圣女公墓,说那里有许多文化名人,而且都是我们很熟悉的人物,如芭蕾女神乌兰诺娃,大文豪果戈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等等。当时想,一个墓地有什么看头?阴森森的。

  当我们来到这片圣洁的土地时,才发现这里其实是座艺术博物馆。每位去世的名人墓前都有很有创意的塑像,或人物,或头像或是抽象的图案。

  从小就在课本里读过的卓娅就埋在这里。墓碑上雕刻着这位卫国战争女英雄短暂生命结束前的情景。深灰色大理石雕的卓娅,在无畏就义前,挺起胸膛,仰望乌云密布的天空,短发和衣襟在风中飘扬,双脚前屈,即将腾空飞起的姿态让人难忘。据说卓娅塑像的表情和姿势,就是年仅17岁的她被德军绞死时的真实情景。

  新圣女公墓原来只是一块埋葬修士的普通墓地,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世纪。19世纪时才成为俄罗斯著名知识分子和各界名流的最后归宿。20世纪30年代,原来安葬在教堂里的一些文化名人也被迁移到了这里。该公墓占地7.5公顷,埋葬着2.6万多位俄罗斯各个历史时期的名人,是欧洲三大公墓之一。

  每天都会有大批的莫斯科市民来到这里,似乎只要在这里停留片刻,紧张的心灵就会得到舒展和放松,平淡无奇的生活又会重新燃起希望的烛光。这里似乎有种魔力,引着一代代人前来朝拜。

  在公墓门口的鲜花店里,店主拉丽莎告诉我们:“每天来这里的人很多,来买鲜花的人更多,都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情,为名人献花来的。”

  圣彼得堡城里有条涅瓦河,从沙皇的夏宫望去,是芬兰湾,也就是涅瓦河的入海口,我们就住在涅瓦河边的莫斯科饭店里,常在晚饭后走在河边,看着这条大河滚滚流淌。

  俄塔社的陪同人员安排我们乘坐了一次游船畅游涅瓦河。那天在沙皇的夏宫游玩时遇到了大雨,将我们淋成了“落汤鸡”。后来游河时,天空中还是阴云密布,阳光不时从云缝里射出来,照在滚滚的涅瓦河上,河两岸都是几个世纪以前的建筑,沙皇的冬宫,彼的保罗要塞,伊萨科夫大教堂等等,游船在河里行走,导游是个女孩,一路不停地在介绍两岸的情况。走进船舱才发现,她原来是在“直播”,对着话筒在解说。一个多小时的行程里,她一刻也没有停息下来,一直在介绍情况。

  风不断地在加大,云层越来越厚,河里浪都起来了,我们也看完了涅瓦河的风光,正准备上岸时,暴雨又不期而来,刹时就如倾盆大雨,让人防不胜防。站在码头上,我们正不知所措,接待我们的圣彼得堡俄塔分社的维拉不知从何处突然冲出来,拉上我们的手就往车里钻,全然不顾路上飞驶的汽车。待我们坐定才看到,她自己早被雨水打湿了,但她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让我们深为感动。